足协本意让各队培植青训 未来自家挖掘为理性选择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1-01-07 09:42  点击:
稿件来源: 鲁训先生 鲁能青训 12月14日在上海,预计持续1个半小时的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会仅用了1小时左右就宣告结束。在中国足协公布新版“国内职业俱乐部限投、职业球

  稿件来源: 鲁训先生 鲁能青训

  12月14日在上海,预计持续1个半小时的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会仅用了1小时左右就宣告结束。在中国足协公布新版“国内职业俱乐部限投、职业球员限薪”规定后,足协主席陈戌源当着媒体记者面用一句颇有诗意的话为会议收了尾

  ——潮水终将退去,我们将拥有一个洁净的海滩。

  在这个时代里,足球成为资本的角斗场。国内足球的军备竞赛愈发激烈,球员身价飞涨,天价外援纷至沓来。“金元足球正在侵蚀足球原本健康的躯体。国内足球市场价格严重背离价值,导致投资人不满意、广大有良知的足球从业者不满意、人民大众不满意。”从自我批评开始,陈戌源解读了非理性投资对中国足球的巨大危害,“这些年来,相关俱乐部的高投入,提高了联赛自身的社会关注度,但本质上并没有提高中国足球水平,反而因为违背市场规律、价值规律,应被视为具有不可持续性的危害行为,必将严重伤害中国足球的现在与未来。”

  不是所有的球队都能走金元足球的路子,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和互联网企业的家底到底不是谁都能拥有。但是中国的职业足球不只有恒大、上港,还有川足、辽足、华南虎、天海。

  金元足球影响联赛健康发展

  当资本的浪潮滚滚而来,我们就知道也有退去的那一天。即使不少人还沉迷在中超即亚洲第一联赛的迷梦里,可是当金元泡沫渐消,我们才意识到,从中超到中甲、中乙,整个职业联赛金字塔的底层坍塌已经开始了,如果不加以改变,未来中国足球面临的生存环境会愈来愈严苛。

  依照足协新近的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,2021-2023年三季的中超俱乐部财务指标也已出台。根据会议要求,中超俱乐部总支出单个赛季不得超过6亿元,中甲和中乙俱乐部年度总支出则分别不能超过2亿元人民币和5000万元人民币。

  中国足球协会主席陈戌源

  而这次财务要求针对的除了俱乐部,还有具体的每一个球员。球员薪酬规定的大多数条款基本沿袭了早前的新规,但也有几处相应的补充:U21球员年薪不能超过税前30万人民币,如果一名U21球员单赛季在中超、亚冠、足协杯累计出场超900分钟,该球员薪酬不受此金额限制,但需要符合国内球员个人薪酬规定。而对于入籍球员,俱乐部可选择外援薪酬标准或本土球员薪酬标准。

  但要从源头来说,足协针对各俱乐部的成本控制早已开始了。在2018赛季职业联赛总结大会上,足协便对2019-2021年中超、中甲及中乙各队的支出最高限额、全年奖金总限额、俱乐部球员薪酬以及俱乐部亏损限额做了要求,外界称之为“中国足球四大帽”。

  中国足球协会

  这些具体的条款平时没什么人提及,但很针对各俱乐部的大额引援,本次足协新规的出台除了降支出,还有针对球员个人收受贵重物品之类的细则,较比之前单纯约束俱乐部又高了一档。

  足协“限薪令”

  依照足协的本意,限制外援和薪资的目的是想让中超各队培植青训体系,但依据中超各队的投入状况,每年六个亿的投入限额只能适配本队大牌外援,以及高薪国内球员和U23球员的薪资。因此,未来三年基本不会有球队为了培植青训而进行白手起家的投入,从自家青训最大程度的内部挖掘显然是一个更理性的选择,没有青训基础的球队也能靠豪门球队的年轻球员打比赛。

  前上港外援胡尔克

  随着限薪令和大牌外援的清场,中超各队的支出比例倒是降下来了,但市场价值和球队收入也会随之下降。考虑到中超高额转播合同即将到期,新冠疫情下的球市也捞不到一分钱,因此将足球品牌本地化,依托主场开发球场周边地区,从本地市场攫取最大收益便成了最现实的选择。足协之前颇具争议的改名也体现了这一趋势:商业性的俱乐部名称即将成为历史,更加中性、更具地域特色的球队命名会成为主流。

  当然,随着改革的日益深化,足协还会具体出台什么样的政策依然不得而知。但毫无疑问的是,政策的出发点是让中国足球联赛能够得到更加健康和有序的发展。改革的进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,总会面临各种壁垒,但相信中国足球终会迎来美好的明天。
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
    Powered by 鄂尔多斯市雷女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    2013-2018 版权所有